致我冰封的故鄉有聲小說,在線收聽!
  在德羅索的眼中,那一個身影依舊是那么的美麗。

  她有著大理石一般的身軀,光潔的肌肉就像是經過了無數的打磨,帶著難以言喻的流暢曲線,貼合在身體的各處。

  這讓她的體態有著近乎完美的比例,如同是經過了極致精細的丈量,才勾勒出了這般的健美與修長。

  皮膚不像是尋常的女性那般白皙,反而更加接近于古銅色,展露出了一分恰到好處的陽剛。

  而此時此刻,她拿著刀與槍的模樣,更是讓她的氣質帶上了一種說不出的英武,就像是一位只為戰斗而生的女神一般,正在降服著腳下為禍一方的魔物。

  只能說搞藝術的不愧是搞藝術的。

  德羅索有著一雙發現美的眼睛,這讓柳原狩獵雪地蠕蟲的場景,在他的眼中有了一種神話般的史詩感。

  于是他幾乎忘記了危險,甚至看得有些入迷。

  可以相信的是,要是此時的他的手邊有顏料和畫紙的話,他肯定會當即開始創作,要畫什么他都想好了。

  女神與魔蛇的戰斗。

  這種詩歌一般的魔幻題材,總是會帶著一種別樣的浪漫不是嗎?

  不過對于同在雪地車上的另外三個雇傭者來說,他們就沒有那么多的心思去琢磨這些了。

  此時的他們,只是呆呆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看著這一場他們從未想象過的戰斗。

  人類與“怪物”的戰斗。

  沒有炮火,沒有配合,沒有戰術,只有最直接的廝殺。

  是的,他們甚至沒有想象過,人類可以與“怪物”這樣戰斗。

  沒有數百人的合圍,沒有重型武器的打擊,只有血肉翻飛。

  那個身披大衣的身影就像是一只雌豹,矯健而又兇猛,她奔走在雪地蠕蟲的背脊上,穿行在四濺的粘液之中。

  手中的刀刃在蠕蟲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傷口,粗長的手槍每次開火,都會讓蠕蟲發出一聲悲鳴。

  獵人,在那個女人的身上,雇傭者們能想到的似乎就只有這樣一個詞匯。

  她和普通人是不同的,因為普通人只是反抗著野獸的獵殺,而她,則是在獵殺野獸,甚至是“怪物”。

  “砰!”雪地蠕蟲的身軀再一次撞在了峽谷旁巖壁上,似乎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,將自己背上的“螞蟻”驅趕下來。

  但是柳原顯然不可能讓它如愿。

  “只有這樣子嗎?”

  她笑著自言自語道,如履平地般地在雪地蠕蟲的背部躲閃著下落的碎石。

  突然之間,她的腳像是踩到了什么,緊接著,她便停下了腳步,露出了一個猙獰的笑容說道。

  “找到了?!?br />
  找到什么了?

  自然是殺死這只蠕蟲的方式。

  雪地蠕蟲作為一種器官結構相對簡單的環節生物,其實是很難殺死的,有的時候哪怕斬斷頭顱,都沒有辦法對它造成致命的傷害。

  但是它也并不是沒有弱點,而這個弱點,便在與它的“心臟”。

  當然,作為一種低級生命,它的心臟成長得并不完全,甚至不是一個獨立的器官。大多數的時候,或許更應該稱之為動脈弓。

  這是一種可以自我收縮,傳輸血液的動脈結構,因為形似弓身,所以有了動脈弓的名稱,有的人也喜歡將之稱呼為環形心臟。

  這種身體結構有點像是災前時代一種叫做蚯蚓的生物,一條蚯蚓的身上,動脈弓的數量是不定的,通常為四到五個,用來保證它們全身的血液輸送。

  但雪地蠕蟲因為它獨特的生存方式,長期保持在低能量消耗的狀態,血液流動也相對緩慢,所以身上動脈弓的數量通常就只有一個。

  這也使得這顆唯一的“心臟”,便成了它致命的弱點。

  之前柳原在雪地蠕蟲的身上來回奔走,為的就是長到這一顆“心臟”。

  現在她找到了,那么事情也就結束了。

  “掙扎吧······”

  柳原看著腳下依舊在奮力翻滾的雪地蠕蟲,笑著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。

  她舉起了手中的短刀,刺入了蠕蟲的背部。

  她會把那顆“心臟”挖出來,然后捏碎斬斷。

  而這一幕,也恰好被站在峽谷上的艾爾看了個清楚。

  她看著柳原用刀刃撕扯著蠕蟲的血肉,看著柳原那壓抑著瘋狂的笑容。

  莫名的感覺對方的模樣變得有些陌生了起來。

  此時的柳原看起來兇殘,野蠻,而且似是滿懷仇恨。

  事實上艾爾也并沒有看錯,柳原確實心懷仇恨。

  因為她從前相信著的一切,都曾被這些“怪物”毀滅過。

  所以她需要發泄,所以她不停地狩獵。

  也正是因為這樣,冷靜和瘋狂這樣兩種完全對立的極端性格才會同時出現在她的身上。

  復仇并不能改變任何的事情,但是它會讓人的心里好受一些。

  這句話是柳原的一個“老朋友”告訴她的,她也肯定這一點。

  因為至少在 -->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

致我冰封的故鄉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驚天戰神方尋只為原作者非玩家角色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非玩家角色并收藏致我冰封的故鄉最新章節。

黑龙体彩6加1开奖结果